????“我要去救父皇!”

????他重复。

????赵舞阳不以为意,对着菱花镜继续梳妆打扮。

????元旭走到她身后,不顾她的挣扎,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他深深嗅了一口她身上冷冽甘甜的味道,认真道:“阳阳,我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我。今夜,我会好好证明我自己。哪怕代价是死亡,我也想在你面前,在父皇和母后面前,好好证明我自己!”

????他狠狠吻过赵舞阳,利落转身。

????赵舞阳靠在梳妆台上,目送他消失在帐外。

????抬手摸了摸唇瓣,她眯起双眸,情绪莫名。

????帐外厮杀遍野。

????刺客们包围了皇帝的帐篷,东宫的侍卫拼死护驾,仗着人数众多,勉强拖延了时间。

????四处都是火光和鲜血。

????元旭踩着一具具尸体,义无反顾地朝那顶龙帐走去。

????“父皇……儿臣来救驾了……”

????他呢喃。

????渐渐的,他开始奔跑。

????他咆哮着,声音回荡在整座营地:

????“父皇,儿臣来救驾了!”

????从未真正提过刀的太子,在这一刻像是真正的男人。

????他穿过血雨腥风,穿过蜂拥而至的刺客,拼尽所有力气,朝那顶明黄色帐篷飞奔!

????毫无章法地挥舞大刀,仗着从萧廷琛那里学来的两三招,竟然真的叫他砍翻了两名刺客!

????越来越接近龙帐,

????越来越接近龙帐……

????他和东宫侍卫浴血而战,企图通过这一场战役,向文武百官和皇帝证明他的能力,更想告诉阳阳,他元旭是个真男人!

????雍王府帐篷。

????苏酒面色平静,“我想小解。”

????谷雨尴尬,“王妃……”

????“我想小解,叫你的人全部退出帐篷。”

????谷雨无奈,只得让白露照看好她,才带着暗卫退出去。

????苏酒在白露的陪伴下走到屏风后,轻声道:“皇上有危险,太子的兵马只能拖延一时,他们救不了皇上。”

????“娘娘是想让奴婢去搬救兵?但是主子有令,奴婢必须陪伴在娘娘身边,半步都不准离开。”

????苏酒有点遗憾,“既然如此——”

????话未说完,她突然转身,手肘利落地敲击在白露的侧颈上!

????白露愣了愣。

????下一瞬,连呼喊都不能,直接晕厥在地。

????苏酒把她拖到床上,拿起挂在帐中的利剑,小心翼翼划破帐篷,从缝隙里钻了出去。

????山雨欲来风满楼。

????今夜的天气变了,狂风呼啸,到处都是战火和硝烟。

????女眷们吓得要死,大部分躲在帐篷,来不及进帐的姑娘们则抱成一团瑟瑟发抖。

????可是那些刺客明显对她们不屑一顾,只专注地围攻营地正中央的龙帐。

????东宫的侍卫接二连三地倒下,苏酒远远看见那个傻太子发疯般嘶吼叫喊,发髻凌乱,抱着长刀和刺客玩命。

????她小脸微凛,随便偷了一匹马,朝深山疾驰而去。

????她知道今夜这场刺杀行动是宿润墨设计的,而萧廷琛早已发现端倪。

????他才不会蠢到去找什么瑞兽麒麟,他必定躲在某个山坡上,正好整以暇地俯瞰这里的战斗,他一贯是这种性子……

????狂风呼啸,远处的树林黑黢黢的,在风中肆意舞动,犹如鬼魅。

????不过片刻,豆大的雨点瓢泼而来。

????苏酒迎着风雨,终于找到萧廷琛所在的山头,浑身早已淋得湿透。

????这处山头地势很高,萧廷琛慵懒地坐在一把太师椅上,修长双腿悠闲交叠,手里还捧着一盏温酒,俨然惬意风流姿态。

????惊蛰殷勤地给他撑伞。

????他身后,无数雍王府的暗卫犹如坚不可摧的石头,立在黑暗的暴风雨中。

????正如他平时所说,现在的他,已然手握权与力。

????苏酒翻身下马,三两步奔到他面前。

????男人低笑,“谷雨可真没用,那么多暗卫都看不住你……”

????“营地出事了,”苏酒焦急皱眉,“东宫的侍卫根本保护不了皇帝,他需要你护驾!”

????“凭什么?”

????苏酒咬牙,“他可能是你父亲!”

????“我的前半生不需要父亲,后半生也不需要。”

????“萧廷琛!”

????萧廷琛微笑着把苏酒拽到怀里。

????他抚摸着少女美好的身体,温声道:“瞧妹妹浑身都湿透了,怪叫我心疼的。”

????“你别碰我!”苏酒愠怒,“赵皇后和吴嵩迟早要对付你,皇帝才是你最大的靠山!你不能白白看着他死!如果让元旭或者元敏继位,赵皇后会第一个拿你开刀!”

????“这么说,妹妹是在为我考虑?”

????苏酒眼圈红红。

????自从嫁给他,她哪一件事不是为他考虑?!

????可是他呢,他每天都悄悄给她喂避孕药……

????甚至,甚至都没有过问她的意见!

????萧廷琛搂住她,笑道:“妹妹别生气,我答应你一定去救皇帝,只是你也要答应我,不能再为避孕汤生我的气。”

????苏酒气得心肝发颤。

????她一字一顿:“那你今后别求我给你生小孩!”

????萧廷琛不置可否。

????苏酒见他还不动,忍不住催促,“不是说要去救皇帝吗?”

????“等太子死了再去。”

????苏酒惊讶,“什么?!”

????“等太子死了再去。”

????风雨如晦。

????铺天盖地都是浓浓的黑暗,苏酒崩溃地望向营地,那里火光闪烁,她看不见太子在哪里,但毋庸置疑他必定在浴血奋战。

????少女舔了舔唇瓣,轻声道:“他一直把你当兄弟。”

????——本宫和怀瑾是好兄弟,他温雅如玉,对待本宫十分真诚,是本宫难得的左膀右臂……

????——从前在金陵时,本宫曾欺负过雍王妃,实在是本宫的不是。怀瑾没有跟本宫计较,可见他宽宏大度,是真正的君子。

????——本宫能够交心的朋友不多,怀瑾恰是其中一个。

????太子的话犹在耳畔,傻是真傻,可怜也是真可怜。

????“唔,”萧廷琛不以为意,“他看错了人。”

????苏酒心头堵得慌。

????元旭有时候确实令人厌恶,身为太子,也确实太过蠢笨。

????可是,

????他对萧廷琛却是真心实意的好。

????他们是邻居,元旭每次得了好东西,会专程送一份到雍王府。

????她给赵舞阳做药膏,元旭得知后感激涕零,回送了好些珍稀特产。

????她觉得元旭……

????虽然身为太子,看似高高在上,实则卑微可怜。

????她不想元旭就这么死掉。

????,

????我觉得,小酒和萧老狗的三观其实一直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