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严家寨有两条路,一条大路只允许带货的大车马队使用,另一条小路供山寨里的人和普通山民以及商人日常进出,但是必须有寨子里发的路引或有人引介,并且在戌时之后就会关闭。

????三人来到行人入口,这里地形奇特,地势险要,和对面的山寨隔着一条既深且宽的沟壑,由一座长长的可容五人并行的铁索木板吊桥相连,尽头处有个高高的哨楼,内有寨兵看守。

????大路的情况还不知道,仅从这里看,严家寨绝对是易守难攻之地。

????距离戌时还有一小段时间,还有零星的人在进出,他们没有人引荐,卫展眉是暗访,不想露出南镇抚司总旗的身份,所以看来今天是进不去了,只能回到村子里住下再想他法。

????三人在入口处的巨石后观察了一会儿,卫展眉打了退堂鼓,就要带二女回转,殷姿却道:“等等,让我再看看。”

????卫展眉和季瑜不知她何意,等了一阵儿,殷姿说道:“或许可以试一试。”

????“你们看,天色已晚,快到闭关的时间了,岗哨也懈怠了,不是时时站在路口盘查,而是上到吊楼里避风,每隔一小会儿才起身张望一下。我数了数,最短的一次是间隔了十五个呼吸,其他时候间隔更长一些。”

????卫展眉以为明白了她的意思,看了看吊桥的长度说:

????“我和格格带着你施展轻功,十五息的时间不够用,肯定到不了对面,就算我俩单独顺着不稳的吊桥飞奔过去,万一守卫提前一点儿查看,也会被发现,不够稳妥,不保险。”

????殷姿笑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认为哨卫在一天里是轮岗的,山里来来往往的人不少,他们不会认识和记得每一个人的面貌。所以,我的想法是……”

????听了殷姿的主意,卫展眉诧异地看了她几眼,在他的记忆里,平时没觉得小姑娘这么足智多谋啊?现在像换了个人似的,使巧计让大家大摇大摆出了郢都城就是她的主意,这次又能冒出这样的奇思妙想,当真让人刮目相看。

????季瑜也像看怪物一样盯着殷姿:“可怕,活脱脱一个女中诸葛啊,果然高手在民间,自古英雌出少女。”

????“姿姿,你以后跟我回青川吧,我早有想法,以大雪山女弟子为班底,组建一支军中女子特别任务行动队,专门对付朝华的江湖门派,名字我都想好了,简称女特务营。“

????“咱们姐妹合作,我做娘子军指挥使,你当军师,保准巾帼不让须眉,让我那些哥哥们惊掉大牙,就这么定了。”

????殷姿不好意思地说:“让姐姐见笑了,平日里除了女红,爷爷也教我识字和其他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你们觉得这主意行吗?”

????卫展眉没想到殷姿那晚出早归没有太多交流的更夫爷爷是个深藏不露的隐市高人,这会儿不是细问的时候,先混进去山寨要紧。

????三人又等了一会儿,等天色更加昏暗,也没了其他进出的行人后,就在戌时要来临的时刻,瞅准时机,卫展眉和季瑜一左一右架住殷姿,从巨石后面闪出,快步上了吊桥,展开轻身功夫,在强劲的山风吹拂下,沿着晃晃悠悠的木板铁索桥向前冲去。

????卫展眉和殷姿的轻功俱都不错,二人架着殷姿迅速通过了吊桥中部,又奔行数息后,在快到吊桥五分之三的位置处,却是停住了脚步。

????三人随即转过身来,向前向回,向着来的方向,慢慢走去。

????果不其然,如殷姿所料,走了十几步后,身后传来守桥寨兵的喊声:“喂,你们给我回来!说你们呢,那三个背包的,麻利儿赶紧回来,不然开弓放箭啦。”

????三人装作不情愿的样子,又转身走回到桥头,寨兵头目带着持刀背弓的两名手下等在哨楼下,骂骂咧咧道:

????“你们三个是属耗子还是属黄花鱼的?当爷们儿是摆设?哥儿几个打屁聊天的功夫就想溜过去?规矩懂不懂?时间到了,吊桥关闭,有事明天再出去。”

????三人假意争辩求肯几句,寨兵坚决不肯放行,于是只好唉声叹气垂头丧气“灰溜溜”地往山里走去。

????走了不远,转到树后无人处,三人击掌,殷姿的妙计得逞,三人在桥上转身造成出山的假象,如愿骗过守卫,顺利过关进了子规山严家寨。

????进了山后,严家寨的外寨里就没有什么严格的检查盘问了,三人找了个客栈住下。

????晚饭后,卫展眉和季瑜出了客栈,在隐蔽处换上夜行衣,这是要去夜探严家寨。

????这回就不方便带着手无缚鸡之力的殷姿了,不过两人也答应她小心行事,如果防备森严就回来商议。

????入夜后,山中灯火极少,两人在山石密林中穿行,很快就摸到了严家寨的内寨附近。

????卫展眉非常谨慎,两人藏身在不远不近的一个地方仔细观察,发现内寨的防卫极其严密,根本不像是一个退隐的官宦大户人家,甚至比一般的江湖门派大本营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其一,寨子边建有围墙,高大光滑,不易攀援,且上有尖利的铁丝网栏。

????其二,高墙下挖有壕沟,卫展眉估计里面很可能埋设有鹿角丫杈、蒺藜钉板等伤人之物。

????其三,高墙上和壕沟周边,都是隔着不多远就有气死风灯用来照明,不说亮如白昼,也是让人难以在不被发觉的情况下靠近。

????第四,壕沟外有层层岗哨守卫。

????为查看守卫情况,卫展眉在暗处发出一粒小石子,打向一颗高树上的鸟窝,他使力巧妙,石子落入鸟窝内而没有穿过落下。

????当夜鸟受惊飞起,先是远处站立着的明哨马上派出三人过来巡视。过不多久,又有躲在黑暗里的一名暗哨悄无声息地出现,再等一时,一队游动哨又悄然现身。

????好家伙!严家不愧是世代军旅出身,一应守备不弱于军营配置,加上守卫们都是刀枪在手,强弓硬弩在身,无声潜入实在是困难。

????卫展眉暗想,要不就是严家习惯以军营的办法管理山寨,要不就是里面确有秘密,不然没必要对地处偏远深山里的家宅大院进行如此戒备。

????看来今夜要回去客栈洗洗睡了。

????两人正要起身退走,忽然听到山道上传来声响,在灌木枝叶的遮挡下向下看去,原来是有两驾马车沿着山路驶向了寨子大门。

????卫展眉和季瑜悄悄转移到一个更容易观察的位置。

????只见马车到了门口后,先是车夫下来和守卫说了几句,守卫随后进门,接着从大门里出来一人,掀帘探头进去和马车里的人交谈几句,然后有守卫过来对马车上下四周检查了一番,这才放了来人进门。

????卫展眉摇头叹息,如此程度,暗中潜入的机会渺茫,这趟任务难度很大啊。

????等山寨大门口平静后,卫展眉和季瑜放弃了今晚夜探的计划,起身打道回府。

????在向山下潜行的过程中,两人又听到山路上有马蹄和车轱辘的声音由远及近响起。

????在高处向下看去,夜色幽暗,以习武之人的夜视目力,看到又是两辆马车顺路缓慢盘旋而上,车身比普通马车要宽大。

????书中暗表,这是给严家寨的厨房运送第二天要用的新鲜肉食和蔬菜水果的专用马车,每天固定在这个时候上山,因为寨里人多,厨房从后半夜就要开始做一天的准备了。

????卫展眉心头一动,既然明里暗里都不易潜入,那这是个难得的混入机会。

????他在心里快速算计一番,最后决定搏上一把,附耳在季瑜脸边悄声把想法说了,季瑜被他弄得耳垂痒痒的,强忍悸动的心神听完,自然点头答应,她最喜欢这种冒险带有不确定性的事情了,更何况是跟着卫展眉这样的帅哥一起,想想都刺激。

????卫展眉一直在评估风险和应对的方法,并没注意到季瑜的心情,等计较已定,他带着季瑜窜向山道,很快找了个道路狭窄不平,又在山石林木掩映下最阴暗的地方停下。

????听到马车声渐行渐近,两人弯腰跃向路中间,分前后各自在坑洼处仰面躺下。

????卫展眉运气好赌对了,两名车夫只是普通山民,不会武功,感知并不灵敏,夜里又疲倦,一个哈气连天半闭着双眼,反正老马识途不用他指挥,另一个抽着旱烟哼着小曲,完全没有注意路上的情况。

????紧张的等待后,两辆马车一前一后经过了两人,卫展眉和季瑜身手矫健,分别轻盈无声地扣住并攀附在了车身的底部。

????马车带着两人一路上行,终于来到了严家寨大门前。

????灯光下,马车停下,车夫和门卫都是认识的,相互聊了两句后,就有两名寨兵上前,一人负责一车,先是打开了车门往里瞧了瞧,又攀上车辕去检查了车顶,然后跳下来,半蹲着身子草草瞟了眼车下。

????这还不算,起身后还横过手中长枪,略略俯身一摆,竟然以枪向着车厢底部,从头到尾划拉了几下。

????见没什么异状,领头的守卫一摆手,两驾马车缓缓驶进严家寨大门,沿边侧道路去往了厨房。

????等车停下,在车夫进门去叫人来抬取货物的时候,卫展眉和季瑜自车身下出来,展身形到了旁边的阴影处,又沿角落兜兜转转,寻了个隐蔽的地方存身。

????卫展眉轻轻舒了口气,心脏也是在砰砰地急跳,季瑜的双眼在黑暗中闪动,胸脯起伏,显得很是兴奋。

????回想刚才门口的一幕着实惊险,好在卫展眉早有计较和准备,不然那长枪的几下划拉,就能让两人,当场暴露。